• 論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總結報告
  • 演講致辭
  • 心得體會
  • 領導講話
  • 黨建材料
  • 常用范文
  • 應用文檔
  • 學習心得
  • 實習報告
  • 當前位置: 佳訊范文網 > 領導講話 > 正文

    懷念山鄉_八鄉山

    時間:2019-06-17 09:21:36 來源:佳訊范文網 本文已影響 佳訊范文網手機站

    懷念山鄉

      一、吉慶屯位于肇大雞山腳下,距公社大約26里,四面環山。屯東邊有一條小河,水流不大,卻終年流淌。

      1970年的春天,我從地質學校畢業半年后,第一次隨同志們出野外工作來到了那里。同志們都住在老鄉家。我和另外兩位同志住在姓盧的大爺家。先前,早來那里的同志也曾到他家租房,但不知為什么盧大爺沒同意。而我們去,一說就行了。大爺家是兩大間房,東邊是廚房,西邊是臥室,有南北兩鋪炕。我們住在北炕。大爺家很干凈。

      大爺家有三口人,老兩口還有一個老太,不明白是大爺的媽還是大娘的娘。我們與他們相處得很融洽,我有時候給他們挑水,他們的水井就是屯東邊的那條小河。星期日,如果工作任務不緊,我們就休息。

      那是個星期天,我們休息了。吃完早飯我就洗衣服。我坐在小木凳上,洗衣盆放在面前。大娘坐在南炕邊上。她笑吟吟地看著我,問我有沒有對象,我說沒有。她說我給你介紹一個呀。

      我說不用。其時我在心里說,怎樣也不能在鄉下找對象啊!但是,時過不久的一天下午,我這樣的想法卻被自我打破了。

      那天,我因為一點小毛病未上山。中午到食堂吃完飯又回到大爺家。

      這時,一個姑娘來到他家。先前是在院子里和大娘說話,之后就進了屋。這個姑娘真好看!她走后,問大娘得知她是屯里小學校的老師。我對她真的是一見鐘情。冥冥中好像有個聲音告訴我,她就是你今世的終身伴侶。之后,經過我的努力,她最后答應了我。千里姻緣一線牽,我們真的是緣分——別人要租大爺家的房他沒同意,而我們去一說為什么就行了呢?她家不在這個屯,在大隊所在地,離那里六里地。

      二、上世紀60年代最后一年,父親走“五七”道路來到那里,全家也跟隨而來。我們住的房子是生產隊給安排的。三間小房我們住東邊,西邊是“知青”。第二年的金秋,我們地質隊收隊從野外回到二道甸子鎮。

      她離開了吉慶屯到了那里。到這兒的第三天,我怕她寂寞,陪她到屯東邊的山上。沒想到那里有不少山里紅樹。樹上結了許多山里紅,碧綠的葉子下有一嘟嚕一嘟嚕的山里紅,通紅通紅,它們像小山楂那么大。她摘下一嘟嚕揪下一個吃了,她說真好吃。我說那你就多吃,吃個夠。

      她真的吃了不少,都“倒牙”了。往回走時,她讓我背她。我說來吧。我彎下腰,讓她趴在我的背上。我背起了她,剛走了不到十步,她就要下來,不讓我背了。我說怎樣不讓我背了。她說咱倆一般高的個兒,你背不動,我是考驗你哪。我想想,明白了。我說你放心吧,今后我必須會對你好的。

      一天,松花江上駛來了一條船,不小的一條船。聽別人說是公社供銷社送貨下鄉的船,船上什么貨都有。我們倆去了。那船真的不小,貨挺全,有日用品、有炊具、有布匹等。那時我的工資是每月70元。按當時的工資標準,不算少,因為我們有野外津貼。

      我必須要為她買樣東西。選來選去,最后給她買了六尺灰色的布,想為她做條褲子。買完東西從船上下來,我們站在江邊往西望,遠處的山已呈現褐色。楊樹、柳樹、榆樹、樺樹等的葉子已經掉光,只有柞樹和楓樹還有葉子掛在樹上。松花江水靜靜地流著。想著她為了感情離開了家跟著我來到那里,我在心里說,我必須要對她好。

      我在二道甸子上班,把她自我留在那里,我想她,她也想我。每到星期六下午快下班時,我就急匆匆地踏上回南八坰的山路。星期日下午太陽快落山了再回單位。那足有30里之遙的山路留下了我匆忙奔走的腳步。時間又過了一年,1971年元旦,借助這個吉利的日子,我和她在那里結婚了。

      三、二道甸子不是村也不是屯,比村大比屯更大,是鎮。在該鎮的西北邊的山坡上,有一座不小的金礦,還有一個地質隊,我就在那地質隊上班。我和妻剛來時,同志們為我們騰出了一間宿舍。我們在那間宿舍住了不到一個星期就在鎮那邊租到了房子。

      其實不能叫房子,因為只是一鋪北炕,中間有間壁墻。雖然房子不大,更不堂皇,可我和妻也很高興,我們最后有了自我的能夠歇息的地方,我們最后有了自我的家。

      雖然如此簡陋,但畢竟是我們自我的居所。頭幾天吃飯時我們還沒有飯桌——一只盆上放一個蓋簾兒,我坐這邊,她坐那邊。雖然大多數都是玉米面干糧和白菜蘿卜土豆湯,我們也吃得十分香甜。

      有了家就得做飯,做飯就得燒柴。于是,星期日我就去打柴。妻非要和我一塊兒去。我借來了一架手推車(空車推,重車拉)。去時車空著,我讓妻坐上,我推著。回來時,裝滿柴,我“駕轅”,妻“拉套”,我們并肩拉著柴車從山中歸來。望著西邊山頂即將落下的太陽,雖累也高興。

      到那里的第二年農歷二月初二,兒子降生了。這時我們已搬了家,換了房,還是在路南,還是一鋪炕,只是由北變成了南。母親、岳母都沒來,只有我照顧妻。每一天中午下班,我都急匆匆地往家奔。

      為妻做午飯,大多數是搟面條。她一個人吃,和一點面就夠。沒有面板,就在菜板上搟。岳母給攢的雞蛋不多,沒到妻滿月就沒了,妻再也沒吃到雞蛋。妻剛剛滿月,我就隨同志出野外到數百里外的琿春。

      走的那天早晨,妻送我很遠。快到集合乘車地點了,她才站下。我把抱著的兒子送到她的懷里,走了。她站在那目送我,我看見有淚花在她眼中閃爍在那里我們曾幾次搬家,每次都是租房,都是一鋪炕,好在中間都有間壁墻。兩次在路南,兩次在路北。最后我們又搬家了。

      這次是地質隊家屬房騰出了一間,領導讓我們居住。自我一個屋一個廚房,屋前有一個長條小院,兩邊有用木條夾起的障子。住上這樣的房子,我們真的很高興。最后不是租房了,最后不用看房東臉色了!

      1975年的初秋,女兒在那里出生了。那時,我們還是沒有人援助,還是我自我幫忙妻度過了滿月。這一年的十月下旬,我最后辦妥了調轉手續,離開了已遷至琿春的地質隊,回到了家鄉的縣城。

    常常感到懷念和遺憾懷念高中的生活懷念起回憶中的味道除了懷念還是懷念懷念的流星花園

    • 論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總結報告
    • 演講
    • 心得
    • 講話
    • 應用文檔
    澳洲幸运10开奖联网吗